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张垣人物

民族英雄朱宽的人生轨迹

2019-06-03 09:17:02  来源:98彩票彩

  朱 美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只要高举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就能在改造中国、改造世界的拼搏中迸发出排山倒海的历史伟力!”实践证明,新中国的诞生与千千万万具有爱国主义情怀的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是分不开的。我出生在旧社会,成长于新中国。对解放前一段时间及建国70年来的亲身经历感触颇多。 《民族英雄朱宽的人生轨迹》就是其中一例。

  (一)

  据察哈尔烈士陵园档案资料记载, 堂哥朱宽 (蒙古族),1921年11月出生于崇礼县大水泉村。1948年1月参加革命,同年10月壮烈牺牲,年仅27岁。为了寄托哀思,后来县人民政府为他塑了一尊雕刻着 “民族英雄”四个闪光大字的革命烈士纪念碑。

  堂哥英年早逝实在令人痛惜。但他生前那音容笑貌和日夜为民辛劳的身影,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没有消逝。特别是在建国前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那个年代,他那一桩桩一件件刻骨铭心的惊险举动给我乃至全村人均留下了深刻印象。

  最早是在我刚记事的1947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半夜时分,睡得正鼾的全家人突然被“汪!汪!汪!”的狗叫声惊醒。侧耳细听,全村家家户户的狗像接到同一号令似的发疯地狂叫。那刺耳的嘈杂声搅得每个人都心惊肉跳,慌慌不安。

  “快起!快起!”此刻父亲像预感到什么不祥之兆,边穿衣服边下达命令!母亲先是盯着我和姐姐、哥哥、妹妹把衣服穿好,随即她老人家也麻利地穿上了那身打补丁的黑色夹衣。接着全家人从炕上快捷下到地上。齐刷刷地站着等待出发。

  “叔叔、婶婶,快起来领孩子们跑反吧!”听得出来,这是村民兵班长、堂哥朱宽边敲门边喊的声音。

  “我们早就做好准备了!”父亲答话。

  “那就好!”堂哥边领着我们从家出发向大街走着,边说: “据脑包山 (蒙古语称敖包)值勤民兵发出的信号,这次伪军是由南朝北方向进发。根据咱们村居住分散的特点,民兵组织决定分三路疏散群众。咱们这一路由我领队朝莲针沟方向躲藏。”

  行动之神速可为奇迹。不到半个时辰,村里人们凭借山区的优势跑了个净光。

  次日,天刚麻麻亮,即黎明人静时刻,突然从村里庙宇传来了“铛!铛!铛!”的大钟声。堂哥说: “这是暗藏在掩体里的执勤民兵传来的安全信号,咱们可以平安回村了。”

  直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村里的男女老少从四周返回村庄。

  后来从各家各户传出的消息证实,头天夜间真的来过被八路军游击队追击而逃的一小股敌伪残兵。因为他们只顾逃命,仅在村里歇息片刻,搜刮一些民财后,即由南朝北直奔张北县交界而去。

  事后从人们的议论中得知,原来这次跑反成功,让乡亲们躲过这一劫是堂哥一手策划的。

  从此堂哥便成为村里的传奇人物。无论是游击队,还是区干部,或者邻村送情报的人来村,都是先找堂哥接头议事。是什么原因非让堂哥出头露面应对来村办秘密事的那些人不可呢?

  后来听村里许多老年人说,那时堂哥早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经常根据党组织的意图,向村民宣传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揭露本县一些乡村的敌伪人员杀害干部群众,从事谍报活动,搜刮民财、奸淫妇女等罪行,以此激发广大民众的爱国热情。难怪堂哥那么受人尊敬。

  他曾冒着生命危险截获一名给敌占区送情报的敌探,交给当地游击队处置。

  他为了护送被伪保警队追杀的游击队干部万红,曾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钻进大石拉的小山洞,住了一天一夜,水米没打牙,进而冻晕在洞内,生命垂危。后被邻近的圪料沟村王木匠发现急救脱险。

  由于堂哥的心灵深处埋下了只要是利国利民的事就奋不顾身地去做的种子,所以他做的好事难以计数。

  (二)

  时光如梭,转瞬间到了1948年1月中旬。在一个寒风刺骨的冬日上午,村里突如其来地召开了一次群众大会。内容是由一名从区里来的干部站在一块比地面高出1米多的卧牛石上,绘声绘色地向前来参加大会的数百名群众宣传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大人民打土壕,除恶霸,剿匪帮的重大意义。 通报了解放战争局势。 以铿锵有力的声调说:“新中国即将成立,劳苦大众受苦受难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人民当家做主人的曙光就在前头。”同时向广大青壮年发出保家卫国,积极报名参军的号召。

  那位区干部的发言得到了在场群众的认可。也得到了适龄青壮年参军的响应。当场报名参军者就有十多名。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堂哥。不过,谁被批准尚需区村两级干部审定后择日公布。

  至此,开了不到大约一个时辰的群众大会结束了。参会人员则表情各异地先后从会场出来,向各自的家里走去。

  两天后的下午,村公所发布了朱宽 (堂哥)被应征入伍的消息。并发出次日上午吃过早饭后召开欢送大会,请村民届时参加的通知。

  为了凸显欢送会的隆重举行,村里的几名青年连夜用当地的椽、檩、木板等材料搭起了一个像以往请戏班子唱大戏一样的彩台。只是活动内容不同。

  按照会议安排,次日上午参加大会的男女老少约200多人陆续赶到会场。只见彩台正中挂了一条用红底黄字写着: “欢送朱宽光荣参军大会”的横幅,两侧柱子上贴了一副对子。上联是: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下联是“百人欢送诸户庆贺”。

  在主席台就座的有胸前戴光荣花的堂哥;有前来接兵的县武工队队长张政;有区妇联会一名干部。当村长戴佃举宣布大会开始后,紧接着有张队长、堂哥、群众代表先后发言,并都迎来阵阵掌声,因为全是一些吉祥的祝福词。

  此刻,只有二大爷朱宝亮 (堂哥的父亲)含泪捉着堂哥的手,贴着堂哥的身,附耳低语。

  当二大爷松开堂哥的手后,堂嫂急不可耐,情绪失控,一个箭步飞到堂哥胸前,将他紧紧抱住,潸然泪下,依依不舍。同时还有不懂事的女儿也跑过来抱住堂哥的腿。

  眼看着一家人即刻就要惜别的一幕,在场的很多人也情不自禁地眼酸。人们站在村口,目睹县武工队张队长骑着黑体白点的豹花马领头,堂哥骑着枣红马紧随其后,好不威风地奔跑在乡间的沙石路上。临拐弯时,还看见堂哥骑在马背上,调过脸向欢送他的父老乡亲及妻室女儿点头致意呢!

  堂哥跟随张队长离村了。送别他的人群渐渐解散了。只有最后离开村口的我娘、大娘、二大娘搀扶着堂嫂,领着孩子缓步回到家里。从此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家里及村上的亲人都在等待着堂哥入伍后任什么职务的消息。

  喜讯终于来了。一天上午,二大爷找到我父亲阅读了区交通员送来的一封部队有关堂哥集训后,被分配到张北县第二武工队任战士的信函。

  (三)

  听老人们说,因为那时候信息闭塞,此后对堂哥在部队的情况一概不得而知。

  然而,数月后却传来了一条不幸的消息,即堂哥遇难了。时间是1948年10月的一天,武工队同国民党县党部拉出的土匪在张北县二台镇 (现小二台乡)脑包底村附近交战中其壮烈牺牲。

  堂哥的牺牲地距离故乡出生地60多公里,是当地区政府组织后方支前队人员为他收尸后,派两个人赶一辆马拉车护送堂哥的遗体回乡。

  当堂哥的遗体运进村里,噩耗传来的一瞬间,整个村庄立马被哭声笼罩。只见村上的人们都从各自的家里出来,乘着傍晚微弱的阳光,冒着冷飕飕的西北寒风,朝着堂哥的停灵柩方向狂奔。顿时,哭天喊地的悲声四起:有的嚎啕大哭,有的擦眼抹泪,有的哀声叹气,有的悲痛欲绝。

  这当儿令我最难以忘怀的是我二大爷一边哭喊着:“儿呀!你怎么年纪轻轻就到了阴曹地府,甩下我们不管了呢?”一边撞击棺柩,碰得头破血流,几次晕倒。那撕心裂肺痛苦的感受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抹不掉。

  为了缓解二大爷的情绪,我在现场还看到大爷、父亲分别拉着二大爷的左右胳膊,把他搀扶到一块大石头上坐下。

  紧接着另一个更悲切的场景浮现在眼前。那就是母亲及大娘、二大娘搀扶着堂嫂到灵柩前直面堂哥的遗容后,堂嫂立马晕厥过去。当下急坏了在场的人们。其中略懂一些医疗知识的戴老三大爷急忙过来,用手指掐堂嫂的人中穴位后,才让她慢慢苏醒过来。后在家人及亲友的安慰下,虽然情绪有所缓解,但是中年丧夫的阴影在堂嫂的心灵深处永远不会淡忘。

  堂哥为国捐躯在村里引起了很大轰动。次日有数百人带着香纸赶到追悼会现场,排着长队向他的遗体告别,而后将他安葬在故乡的祖坟里。紧接着家人收到了国防部为堂哥颁发的烈士证书。县人民政府还为他塑起一尊雕刻着“民族英雄”的烈士纪念碑。

  堂哥逝世后,其父、女儿曾先后享受过当地人民政府抚慰他们的一切待遇。

  还有一番值得称道的情景是,由我的另一位堂哥朱贵倡导带动下,我们本家当户、亲朋好友及许多村民积极响应,在坟地展开了植树造林,美化环境活动。意在让在天之灵的堂哥也能分享墓地周围的松柏绿荫和山脚下泉水潺潺流荡的美景。

  堂哥的豪情壮举就简叙到此。透过他英年早逝的人生轨迹可以看到他闪亮的灵魂。他无愧于在战火纷飞那个年代为国捐躯的好青年,无愧于民族英雄称号。

责任编辑:李小惠
张家口日报官方
微信“张小全儿”
98彩票彩
官方微博
【98彩票彩版权声明 】

1.本网(98彩票彩)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98彩票彩”、“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98彩票彩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98彩票彩”,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313-2051987。